审判官剁手啦

嗨哟STUCKY!我觉得我还能抢救一下。

【盾冬】走过荆棘之路(尾声)

【电影和漫画剧情会有改动,混合其他设定,大纲文警告,渣文笔警告,反正就是自己写了个爽】


良久之后。

队长的声音打破了沉寂:“我会带他走,我会带他回家。”

“不,他不能离开静滞槽,”冬兵解释道:“两个精神实体超过了巴恩斯的负荷,所以现在只有冬兵和【巴基】醒着。”

史蒂夫将嘴唇抿成一道直线,随后他开口,带着不容拒绝的坚定,“那就让那个【巴基】回来。”

 “为什么?”

史蒂夫注视着冬兵的绿眼睛,他透过这双相同的双眸寻找着另一个人的影子。

“娜塔莎总是劝我开始新的人生,我没和她,我没和任何人提过……“史蒂夫的唇打着颤,他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继续:

”我的心已被一个旧日的鬼魂占据,他的名字盘踞在我舌尖,他栖息在我血肉的深处,他萦绕在我的梦中,每一夜,每一夜他都在坠落。我抓不住他,我抓不住他……”

他终于发出一声忍耐已久的抽泣。

冬兵的心似乎被这声抽泣刺痛了,他很快反应过来,这不是他的感觉,这是巴恩斯的。

巴恩斯用冬兵的双眼注视着史蒂夫,巴恩斯用冬兵的手贴上史蒂夫的脸颊,然后对方就这样埋在冬兵的右手中,他的呼吸喷在冬兵的手心,他的泪水沾湿了冬兵的手指。

此时已经不止是刺痛了,冬兵觉得有谁在拿一把钝刀切割着自己的心脏,他清楚的感觉到,巴恩斯在动摇。

【只是因为他的眼泪,你的计划就付之东流了,巴恩斯。】

【是的,我承认。】

【你想我们重新拼起来,用这些泪水黏在一块,补成一个完整的詹姆斯“巴基”巴恩斯。】

【我不能否认这个……也许你会消失,Winter。】

【没关系,只不过一切都回到原点而已。】

而后,他们之间的交流就被史蒂夫的拥抱而打断。

随之而来是一个带着湿意的吻。

【这感觉很棒,巴恩斯,我愿意为这一刻而死去。】

=========================

如果我们都回不到过去,那么我们能做的最好的事就是重新开始。


END


======================================

这篇粗糙的脑洞文终于完结了。

结局憋了我两天才写出来,因为独白那段写得太爽了,爽过了头,然后我发现队长的反应我补不出来了。

这感觉就像巴基哥哥一套连招KO了史蒂夫,也KO了我。

这不行啊!我回头重新看了队1、2、3里两人的互动,终于想到了史蒂夫绝地反攻的大招——“眼泪”。

完美!

======================================

这文的设定来自寂静岭,吸血猎人D和wow。

作为主体的巴恩斯有所有的记忆,包括他的精神体所经历过的。自己的精神体干的坏事巴恩斯会算在自己头上【这锅我背了】。精神实体化后和平时和普通人差不多,可以吃饭睡觉,只有在受伤时是消耗主体的力量。

冬兵作为第一个被迫实体化的精神体,初始模板是:少一只手,没有记忆,学习能力彪悍,几乎没有自主人格。他的自称是“冬兵”,不是“我”也可以看出这一点。【but最后露出了一点点自主人格,然后选择了同意消失。】冬兵没有善恶是非和罪恶感,后期服从巴恩斯的意志向九头蛇复仇和向队长坦白。写冬兵的时候我就是后妈(눈_눈)。【明明最早的冬兵使用方法才不是现在这样,当初幻想的是冬兵出场时恍如加强版女妖之嚎,可以在短时间内造成巨大的破坏力什么的。】

第二个精神实体巴基的戏份挺少的,反正就是邻家哥哥版的巴基。因为巴恩斯觉得参军后双手就开始沾染血腥,所以没有这方面的记忆,主体和精神体的联系不能完全斩断,有时候会相互影响,这就是做噩梦的原因。

想过写小黄段子,譬如左拥一个bucky右抱一个winter的罗大盾。【摊手】

哪天有兴致再写吧。


最后感谢各位看我罗嗦了半天。(^ν^)


评论
热度(13)
©审判官剁手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