审判官剁手啦

嗨哟STUCKY!我觉得我还能抢救一下。

【盾冬】走过荆棘之路(中)

【电影和漫画剧情会有改动,混合其他设定,大纲文警告,渣文笔警告,反正就是自己写了个爽】

【一个脑洞也能写几千字我真病的不轻】

几天后,考虑了很久的布鲁斯找到了队长,他拿出了巴基的心理评估报告。

“我没有征得巴恩斯先生的同意,”布鲁斯用手轻轻敲了敲那份报告,“我得说声抱歉。”

他将报告递给史蒂夫,“巴恩斯先生做噩梦的时机和冬兵开始活动的时段非常接近,他反复提到了冰雪与严寒,噩梦甚至影响到了他平时的生活,我有理由怀疑其中有一些我们还没能弄明白的联系。”

史蒂夫使劲篡着手里薄薄的数页纸,这一切都那么荒谬可笑,他从未那么迫切的希望托尼说的那些关于时间穿越和平行世界的猜测能是真的。这样他就可以说服自己,起码有一个巴基,没有遭受命运的折磨,没有痛苦不堪的回忆,依然平安快乐健康的活着。

可布鲁斯说,他们之间有联系。

史蒂夫用四倍的自制力让自己把注意力放在眼前的心理报告上,他用力瞪着每一个字,咀嚼它们让自己不要狂吼出声。

什么时候开始他开始忽略巴基,甚至看不到他被噩梦折磨?

巴基的噩梦持续了一段时间了,但是史蒂夫不知道;巴基不记得噩梦的内容,但是他觉得冷,就像被扒光了保暖的衣服被丢进了冰天雪地之中的那般冷。

有那么片刻史蒂夫觉得被丢在雪地里的人是自己,他觉得从脚底到发梢都被寒气包围着。

===========

复仇者再次出动了,来自贾维斯的消息——冬兵在西伯利亚某处出现。

但是等一行人来到坐标所在点时,发现这个据点有被侵入的情况,他们从留下的痕迹推断至少有五个特战组的人进入了据点,而他们的目标必然是——冬兵。

即使冬兵再强悍,也会是一场苦战。

他需要支援。

然而当他们冲进大门,一路解决那些隐藏起来的九头蛇时,那些破败的走廊、栅栏、房间仿佛迷宫一般将他们慢慢分割开来,战斗告一段落后,复仇者们发现史蒂夫失去了踪影。

队长是追着冬兵的影子离开的,似乎只有史蒂夫能看到他,他追随着那个幽魂,从布满尘埃的地上踏过,留下一条明显的足迹。

冬兵在等着他,在一座电梯前面,史蒂夫义无返顾的跟着冬兵踏进电梯,随后嘎吱作响的老旧电梯里一路往下。

他们面对面站在电梯里,史蒂夫一眨不眨的盯着面前的人。

冬兵没有带面罩,和巴基一模一样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而他的声音覆着冰雪,他说:“你为什么想知道真相?”

那一瞬间史蒂夫想起娜塔莎把冬兵的情报交给自己时的警告:“别挖的太深。”

——因为真相总是沉重到难以负荷。

可他说:“那个布鲁克林的小个子,从来不知道什么是放弃。”

============

他们穿过一条漫长而黑暗的走道,合力推开路的尽头那扇巨大的铁门。

门后面是一个宽敞的大厅。

正中摆放着一个巨大的容器,连着无数管子,内层玻璃,外层是钢铁,只有一条一手宽的缝隙,依稀可见里面漂浮的人影。

史蒂夫发现在房间里还有两个静滞槽,里面是一男一女两具尸体。

“冬兵计划,”冬兵一边说一边走向控制台,“1991年,冬兵带回了五份血清,前两个试验对象全都狂暴且并不服从命令,最终只能冰冻封存。”

他用史蒂夫熟悉的巴基的表情弯了下嘴角,“在冬兵解放后就杀了他们。”

冬兵打开控制阀,正中的容器被柔和的光线笼罩。

有一个声音催促着史蒂夫上前,他遵从了这个意愿。

只是一眼,他便认出了容器中那个人的身份。

詹姆斯“巴基”巴恩斯。

失去了左臂,身上插着各种维生装置的巴基,第三个巴基。

===============

【duang duang duang,三个巴基登场,罗大盾你掉的是这个哪个巴基呀】



评论
热度(8)
©审判官剁手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