审判官剁手啦

嗨哟STUCKY!我觉得我还能抢救一下。

【盾冬】走过荆棘之路(上)

【洗澡的时候如果听音乐就会特别邪性,各种脑洞层出不穷】

【电影和漫画剧情会有改动,混合其他设定,大纲文警告,文笔废警告,反正就是自己写了个爽】

=============

冬兵消失了。

养好伤后,史蒂夫把每一分空闲的时间都用在寻找他昔日的伙伴与战友上。

也许这种精神感动了神,某天,一个粉嫩嫩的巴基掉在了队长的家门口。

“嗨!史蒂夫,你怎么在我家?”这个巴基迷迷糊糊的睁开眼,露出一个甜蜜的笑容,“你什么时候长这么大了?”

一个年轻的巴基;

一个眼角带笑,毫无阴霾的巴基;

也是一个没有丢失左臂,却没了26岁之后记忆的巴基。

 他甚至不记得自己怎么会睡在美国队长家门口的,他认为前一晚他还躺在自己床上酣睡。但他身上并没有穿着睡衣,那些衣物生产于现代而非上世纪四十年代。 

又惊又喜的队长只能带着巴基去找复仇者们帮忙了。 

经过各种测试,种种数据都表明这个人就是史蒂夫所要寻找的巴基。只是没有经过任何训练的,平凡普通的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

 托尼认为最大的可能是时空穿越或平行世界。但对衣物的问题又无法解释。 

“也许有人召唤了你的小伙伴,然后给他打好包装送货上门。”托尼耸耸肩,“或者我们可以寻求一下魔法的支援,在托尔从上面下来后。”

总之,为了进一步观察情况,史蒂夫能做的就是带着巴基在复仇者大厦住了下来。 

在同居的日子里,巴基和史蒂夫重温了布鲁克林的童年故事,也很快和其它复仇者们打成一片。 

这种美好让史蒂夫感觉自己就像在做一个美丽而不真实的梦。

===========

一年后。

美好的日子一直持续到冬兵的踪迹被贾维斯捕捉到。

假扮成码头公司的某个九头蛇分部被冬兵狂暴得拆得粉碎。

随之而来的是更多的九头蛇被消灭的消息。

那些被捣毁的据点四散而杂乱,几乎看不出其中的联系。

庆幸的是,复仇者们有一个几乎万能的AI,据贾维斯的分析,冬兵的活动范围还算有理可循。复仇者们从获取的情报中推算出几处冬兵可能出现的地点。

基于队长在面对冬兵时会出现时不时宕机的状况,复仇者们一致认为必须有人与队长随行。

不知是不是山姆的运气比较好【或者差?】,遇到冬兵的时候是他陪着队长。山姆心有余悸的活动了下肩膀,希望托尼帮忙升级的新翅膀能够比较牢固一点。

他们跟随着冬兵的足迹进入这地下的据点,不出意料的碰上了方才结束战斗的冬兵。

冬兵随手丢下被他撕裂的残破躯体,转身面对来人。

“没有攻击,这或许是个好的开始。”山姆这么想着,略带敬畏地看着面前如同死神附身一般的冬日战士。

鲜血与硝烟的气味还在空气中蔓延。

打破沉默的居然是冬兵,他的声音闷在面罩后面,低沉地可怕:

“我不是巴基。”他说。

“但你认得我。”史蒂夫反驳道。“你为什么救了我?“

“我不知道。”话声中,冬兵丢下一个烟幕弹,迅速消失在废墟之中,片刻后,两人不得不承认再次追丢了他。

接下来队长碰上冬兵的次数开始增加。

冬兵不攻击复仇者们,也不理睬他们,更是彻底地无视了史蒂夫。【这让史蒂夫感到很挫败】

倒是克林特无意中听到冬兵和一个看起来很像九头蛇头目的人交流。如果卡着喉咙把人提在半空算交流的话。

克林特回来后把自己听到的那两句俄语复述给复仇者们。

娜塔莎贴心的翻译了下:“第一句是’恶魔你会被净化,我们发现……’这是九头蛇说的。“

“第二句的意思是‘你手中的武器也能反过来要了你的命’,by you know who.“

之后史蒂夫继续锲而不舍的追着冬兵跑。

他甚至没发现自己忽略了另一个人。


==========

而另一边,复仇者大厦里。

年轻的巴基再次从噩梦中惊醒。他竭力回想梦中的事情,想得脑子都抽痛了也没想起什么有意义的内容。

梦中的场景是如此破碎,仿佛是无数片细碎的浮冰,漂在无边无际的深蓝海水之中。

他只记得冷,刺骨的冷。

这不是巴基第一次梦到这冰冷的噩梦。他没告诉任何人,也让贾维斯帮忙保密。

遗憾的是噩梦似乎开始影响现实,吃午饭的时候,他失手打碎了山姆递给他的冰水,因为那瞬间的触觉就像杯子咬了他一口般疼痛。

晚些时候,贾维斯告诉巴基,托尼已经知道他最近一直做噩梦的事,并请他晚上去班纳博士的工作室做一个心理辅导。

班纳博士准备了热巧克力和甜甜圈,这让巴基放松了不少,所以面对博士的提问时压力并不大,但那些问题巴基有些答不上来,他的确不记得梦里的事情,班纳思索了片刻问道:

“你还记得第一次做噩梦是什么时候么?”

巴基说了一个大约的日子,然后撇下嘴角露出一个委屈的表情,“很抱歉,但我不太想麻烦你们,而且我也不想史蒂夫担心。”

辅导结束后班纳博士向巴基提议去健身室好好运动下,然后泡个热水澡后休息。

巴基笑着接受了。


评论
热度(6)
©审判官剁手啦 | Powered by LOFTER